梦洁资讯网

首页 > 游戏攻略 >正文

数据眼数据眼有女主么战袍染血

2022-10-29 14:20:40 游戏攻略来源:
26年前的国产老电影,把有爱无性的婚姻,揭露得太彻底了

江南水乡的某个小镇里

一位古董商正对着吴老太大献殷勤

又是点烟倒茶 又是陪笑聊天

其目的

就是想收购吴老太家

那块祖传的大砚床

尽管和古董商已经非常熟稔了

但吴老太还是放出话来

不到她死的那天

谁也别想动这块砚台

而她之所以这么执着

无非是因为这块砚床里

藏着一个她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天

古董师再次像老友一样上门拜访

一进门便对天井中的砚床爱不释手

和吴老太聊天时

也流露出对砚床满满的喜爱

渐渐地

吴老太也觉得

或许只有老古董师

才会真心把砚台当做宝贝爱护

于是思虑之后

她给老古董师

讲起了她和砚床的故事

那年

吴老太还是一个17岁的少女

在江南的烟雨小巷中

她穿着一袭华美的旗袍

撑着油纸伞

悠闲地漫步在青石板上

这时

迎面驶来一辆黄包车

里面坐着的是吴家大少爷

两人擦肩而过

回眸对望的瞬间他们相爱了

不久之后

她成了吴家的大少奶奶

新婚燕尔的夫妻俩恩爱有加

吴家的大院里

也时常传来两人欢乐的笑声

这砚床是吴家祖传的宝贝

几百年没动过位置

材质极为特殊 触手生凉

每到炎热的夏天

她就会倚在砚床上

一边乘凉

一边听吴少爷讲砚床的故事

相传在南宋年间

有个和尚在砚床上蘸过一次墨后

砚床的盖子就再也打不开了

但它依然会散发出蓝宝石一样的光

而且这砚床十分有灵气

不是龙体

根本抵挡不住里面的阴寒

古时候 就连皇帝和娘娘

也在上面乘过凉

听到这里

年轻的吴老太心动了

她有些害羞地问丈夫

真的?那他们生孩子吗

听到这话

吴少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原来

吴少爷那方面有隐疾

结婚后的夫妻俩虽然恩爱有加

却一直没能成功圆房

少爷会为她作画

给她描眉

可唯独不能与她亲近

每到关键时刻

少爷总是会力不从心地说一句

还是算了吧

这对年轻的吴老太来说

无疑是一种煎熬

但更让她感到难堪的

还是公公婆婆的刁难

饭桌上

公公婆婆嫌弃儿媳生不出孩子

话里话外全是对她的嫌弃

殊不知 真正有问题的

是他们的儿子

为了顾及丈夫的颜面

年轻的吴老太还是默默承受了委屈

她私下向郎中求来一些药方

每天亲手调制熬药

求神拜佛的希望丈夫能快点好起来

但半年过去了

吴少爷的身体依然不见好转

公婆的刁难却越发明显

甚至直言 如果生不出孩子

就要将她赶出去

年轻的吴老太被这种压力压得透不过气

最后竟拿着煤油灯

跪拜在砚床前

求砚床赐给她一个孩子

可这样的请求注定是徒劳的

看着她每日虔诚的祈求

吴少爷在自责的同时

又感到于心不忍

几番纠结之后

他想出了一个十分荒谬的主意

借根生子

对方就是家里的仆人阿根

年轻的吴老太被丈夫的想法吓得惊慌失措

如果真的这样做了

她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

被发现了 也是要浸猪笼的

但丈夫却哀叹一声

如果不这样做

家里还会逼着他纳妾

可他这种情况

纳再多的妾

又有什么用呢?

只会遭受别人更多的嘲笑罢了

更何况 他只爱吴老太一人

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吴少爷一再向吴老太保证

只要有了孩子

就马上把阿根打发走

吴老太不知丈夫说的是真是假

但经不住丈夫的软磨硬泡

吴老太最终还是答应了

这天晚上

吴老太梳洗完毕

静静地站在床边

等着阿根的到来

此刻的她

紧张 屈辱 彷徨

但一夜春宵过后

吴老太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反感

脸上甚至还多出了几分娇媚

自那之后

她对男女之事有了期待

时常会站在门口等着阿根的到来

而阿根对着美丽优雅的少奶奶

也渐渐沉醉其中

就这样 一个月后

吴少爷请来郎中

但却并没有查出妻子怀孕

这让吴少爷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一个月来

他很明显能感觉到妻子的变化

现在妻子不是自己的了

孩子也没怀上

他越想越憋屈

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甚至开始对着妻子破口大骂

年轻的妻子正给丈夫喂药

结果丈夫不仅不喝

还开口吼了妻子

说这药不干净

原因无他

他怪自己的无能

也恨自己想出来的借根生子

现在不仅孩子没生出来

妻子也快成别人的了

而妻子听到丈夫的吼声更是委屈

这是你出的主意

到头来还嫌弃我不干净了

看到妻子委屈的模样

少爷急忙安慰

可没说几句 就开始咳嗽起来

丈夫柔弱的样子

让年轻的吴老太于心不忍

她发誓自己绝不会喜欢上阿根

可欲望的阀门一旦打开

就很难再关上了

每每看着阿根健硕的背影

她的心里都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终于

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

她开始背着少爷和阿根幽会

并在砚床上和阿根跨越了界限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一次两次还行 次数多了

自然就被少爷发现了

他对阿根动了杀心

准备安排人将阿根处理掉

年轻的吴老太听到丈夫的计划

偷偷去给阿根报信

还将老爷的一块石墨送给阿根当盘缠

可就在阿根即将离开时

她突然压抑不住心中的不舍

跑过去将所有门窗关严

再次和阿根躺在了砚床上

但这一次

他们没有那么幸运了

吴少爷突然破门而入

他面无表情 心如死灰

仿佛早就知道了一切

从那天开始

吴少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才三十岁便离开了人世

而自那之后

吴老太便独自一人

守着这空宅和见证了她一生老砚床

如今 吴老太早已头发花白

但对于当年的事

她仍是无法忘怀

老古董师听到这里

突然明白了砚床对老太太的意义

他不再执着于砚床

只是告诉吴老太

自己要去上海带孙子了

过段时间再来看她

吴老太笑着与他送别

但没曾想

这一别就成了永别

吴老太在一次散步时

不小心摔倒了

从此过上了瘫痪在床的日子

她本就无儿无女

身边只有一个惦记她财产的侄媳妇

见吴老太不能动了

她赶紧找来买家

打算把砚床卖掉

只是众人将砚台盖子推开后

发现里面赫然躺着一具白骨

而这白骨不是别人

正是阿根

当年 两人的事情被少爷撞破后

为了发泄心中愤怒

少爷命人将阿根活活闷死在砚床内

砚床成了阿根的棺材

而这件事 除了当事人

谁也不知道

如今躺在床上的吴老太

听着砚床被打开的声音

仿佛就像松了口气一般

直接撒手人寰了

而当年那块准备送给阿根的石墨

也掉在地上摔成两半

跟随吴老太一起

走向了生命的终结

对于别人来说

这块砚床可能是个宝贝

但对于吴老太和阿根来说

这却是禁锢了他们一生的囚笼

影片中

吴老太曾发出这样的疑问

如果是我害了阿根

那又是谁害了我呢?

乍一看,貌似是少爷

但在吃人礼教和封建人性的束缚下

他又何尝不是受害者呢?

惟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推荐阅读:

怀旧老电影,国产彩色战斗故事片,你们一定看过,且印象还深刻哦[大笑][赞][赞]#老电影#中国CN动作老影院的视频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热评文章
随机文章